薄菏草的秘密,想起父亲种的那些花儿

2019-08-26 09:33 来源:未知

你想要找什么样的种子?

记得小时候,生活在滇南小城思茅的人们都很爱种花,却没有现今繁华的花卉市场可以提供花苗、花种,就算是有花市,一般人家也没有余钱去买花。大街上除了两排整齐的行道树外,很少看到花儿的影子,全然不像如今繁花似锦、四季花开的景致。从朋友、邻居家的花盆里分枝、扦插过来,或是花籽发芽,我们总有办法弄到花的种源。地处热带的思茅小城阳光充足、雨量丰沛,特别适合植物生长,种花并不是太大的难题。种花的器皿多种多样,能用上土陶花盆是最好不过的了,更多的人家因地制宜,破损漏水的搪瓷脸盆、大碗、口缸......各种用旧了、破损了的容器装上土、放置在家门外、窗台上,就是种花的好地方,种得最多的是菊花、海棠、金凤花、灯笼花、大丽花、刺海棠、茉莉花等等,都是易种易活的品种,却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昙花之类难得一见的花儿也会种上一些。那时我们大都住在平房,家家门前的小院里大都会有几盆花儿,或在开花、或在吐绿,生长在形状各异的花盆里,好看的模样让人很是喜欢。

你从来没有讲过你。阿茶好奇地问,你真的没名字?失忆了?

我认识这花儿,我们叫它蟹爪兰,又名令箭荷花。很多年前,父亲种过很多花儿,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红艳艳的花儿:蟹爪兰。

阿不给阿茶讲了很多关于种薄荷草的经验,可这些经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他记忆里又闪现了一点绿,空白一闪,消失了。

图片 1

过了几天,女孩惊讶地告诉阿不:你的薄荷草居然长起来了!长起来了!

父亲喜爱种花,在他退休之后就更加着迷了。他发明了独特的花盆,以商品包装用的打包带为原料,编织成10公分直径大小的圆形篮子,装上腐殖土,就是一个别致的花盆了,菊花、海棠、茉莉花......有着父亲独有特色的十多盆花儿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楼下院子里,次第开放。每次回家,那里都是我喜欢的地方。每次回去,都会发现又有了新的品种,花儿开得更艳了。一次,父亲很神秘地告诉我,他有了新的品种,这盆花种在一个白底蓝花的细瓷花盆里,特意摆放在家里的阳台上。绿色的茎干和叶子合一,如昙花的叶子一般厚实,每个叶尖处伸出一个个花苞,红艳艳的色泽已露出端头,含苞欲放的样子很让人期待。父亲很认真又有些得意地说:这是令箭荷花,是从昆明买来的,花开时特别好看......果不其然,这花儿盛开时红红火火的,美艳喜人、花卷浪滚,不负父亲对它的喜爱。

图片 2

阿不诧异地看着玻璃窗里自己的影子,他怎么会知道薄荷草的花是白紫色的呢?阿不空白的记忆里好像有一枚种子发芽了,闪出了一个绿点,转瞬又消失了。

(2017年12月10日,星期天)

阿不失忆了,阿不来自哪里?阿不是谁?

图片 3

阿不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阿不自己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阿不只感觉到自己的鼻翼里有残余的薄荷清香味。种子?对,应该是一种很奇怪的种子,阿不想起来只有找到一百枚种子,他的记忆才能在空白上绽开来,可阿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种子。

那时候,走过一个地方最喜欢看他们家里种的花儿,发现有自己家里没有的品种,就想着要去寻点花种,朋友间、邻里人家交换种花、交流种植经验,种活了一个新品种的花儿是一件兴奋的事,看着它发芽、看着它开花,在父亲带领下,我们种过一盆又一盆的花儿......那是一段很有趣、很美妙的记忆。

我……我没有让它们开花,我觉得它们长势不太好。阿茶有些躲躲闪闪地说,我又种下去了新的薄荷草,这次长好的话,花开得才漂亮。阿不只好点了点头。

到外地出差,去一家公益书屋参观,一进门,我的眼光就被茶桌上的一盆花儿吸引住了:一个蓝底白花的釉面磁质花盆,一棵红色的花儿开得正艳,玫红色的多重花瓣很随意地从叶子中伸展开来、自然垂落,如吊钟一般;茎叶合一的绿色叶子厚厚实实的,长块状的边缘不规则地分布着尖角,有些像锯齿的模样,花骨朵、花苞在叶尖长出、开放,红艳艳的花儿将硬实的绿叶包裹起来,红花与绿叶相配、柔软与挺拔相合,在古色古香的书屋里显得格外出彩。

请问,您是来应聘的吗?清脆的声音响起,从堆满了薄荷草的花盆里,站出来一个穿着淡黄色连衣裙的女孩,她手里拿着喷壶和小铲子,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阿不。阿不感到有些突兀,没反应过来,忙不迭地说:不,不,不是,我是来寻找种子的。

后来,知道了蟹爪兰和令箭荷花虽然很相似,却是两种不同的花儿,我弄不清它们的差别,却喜欢它们同样美丽的容颜。父亲离开我们已经9年多了,他的音容笑貌却总在我的心中。每每看到蟹爪兰、令箭荷花这类附生类仙人掌植物,盛开的花儿如瀑布洒落、似花帘一般的景致,我就会想起父亲种的那些花儿......

嗯,嗯。女孩使劲地点头。阿不从女孩的手里接过小铲子,给那盆萎靡的薄荷草松起土来。

女孩蹲下去,侍弄一盆枯萎的薄荷草样的植物,那株植物的淡绿色叶片枯卷着,她又站起来,点了点头说:招一个能把薄荷草种活的人,试用期一个月,如果你能够将薄荷草种开花的话,就可以留下来。

不要放弃就能找到,就像我招聘到了一个会种薄荷草的人。阿茶鼓励阿不,阿不听了后点了点头。

阿茶的薄荷草终于长了出来,有些种得比阿不种的都好。

我……我也不知道要什么种子。阿不愣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便指着挂在门外的启事问,是招聘花匠吗?

阿不推门走进去,满屋子的薄荷清香扑鼻而来,怪不得花店的名字叫薄荷味呢,各种花卉琳琅满目,开得姹紫嫣红,阿不随便寻找起来。

阿茶的薄荷草长得越来越好,过半个月总能开花。

阿不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已经忙碌了半个多月,阿茶种的薄荷草也应该开花了:白紫色的薄荷草花,漂亮吗?

喵喵喵——每天中午的时候,窗外总是传来猫的哀叫声,阿不想多数是因为阿茶的薄荷草种得好,薄荷叶的清香飘得很远。

每次阿不失望而归时,阿茶总是安慰他:我等了那么久,才等到一个会种薄荷草的人。说不定,你下次就能找到种子了。

阿不跑过去一看,那个简陋的花盆里一丛淡绿色的薄荷有了生机。女孩要把阿不聘用下来,作为她的薄荷草花卉师,听到这个职位的称呼,阿不笑了半天。她告诉阿不她叫阿茶。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种子。

嗯。阿不认真地点着头,阿不想起来这些天只顾着帮阿茶种薄荷草了,我要找的是种子,一百枚,如果找到了,我会知道我是谁。

阿茶自己会种薄荷草了,阿不留在花店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四处寻找那种神秘的种子。

后来,他们发现是两只流浪猫,便把它们收养在阁楼里,还给它们起了很好听的名字——阿茉和阿莉。

什么种子?阿茶想起了阿不第一次来花店时问的问题,你现在更需要的是去找那些种子。

是花的种子吗?花盛开美丽的花朵后,才结出种子。阿不沿着大街走,自言自语,转过几个弯,在行人匆忙的街道右侧他看到一个不小的花店叫薄荷味。

我可以试试。阿不有些迟疑地说,他又想起了什么,这种薄荷草是开白紫色的花吗?

从此,阿不在阿茶的花店里忙碌,他按照自己的方法教给阿茶种薄荷草。

TAG标签: 王中
版权声明:本文由王中王算盘三期必开奖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薄菏草的秘密,想起父亲种的那些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