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鼻祖,离我们并不远

2019-08-20 15:13 来源:未知

日前,教育部、国家语委等相关主管部门正式对外发布中国申报的甲骨文项目顺利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国际咨询委员会的评审,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甲骨文向世界证明了它的魅力,实现了中国记忆向世界记忆的升级。

12月26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国家文物局、国家档案局、故宫博物院、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委会举办发布会,并邀请专家学者就“甲骨收藏与绝学振兴”展开讨论。

“汉字对世界尤其周边国家产生过长远的影响,为世界文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甲骨文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正是其价值得到世界公认的体现。” 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杜占元如是评价。

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汉字;生机;甲骨文;汉字鼻祖;甲骨

有文字记载历史提前1000年

甲骨文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引发热议

100多年前,清代学者王懿荣在一种被称为“龙骨”的中草药上,发现了细小的刻画。后经专家考证这些刻画是甲骨文,由此把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提前了1000年。

汉字鼻祖 焕发生机

12月26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国家文物局、国家档案局、故宫博物院、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委会举办发布会,并邀请专家学者就“甲骨收藏与绝学振兴”展开讨论。

前不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消息,甲骨文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古老的中国文字实现了中国记忆到世界记忆的升级,向世界展示出独特的魅力。

100多年前,清代学者王懿荣在被称为“龙骨”的中药上,发现了一些神奇的刻纹。这些刻纹将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提前了1000年。这就是汉字鼻祖——甲骨文。

距今3000余年的甲骨文既是研究汉字发展和中国早期历史的宝贵材料,也是我国泱泱五千年文明历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甲骨文为我们展现出一幅幅商代先民生产生活的画卷。”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林沄说:“比如从‘璞’字的刻写形态,我们可以看到古人采玉的情景,在哪里能找到玉石、用什么工具开凿等。”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甲骨学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宋镇豪介绍,甲骨文自1899年被发现,至今近120年以来,先后出土约15万片,单字量约4400个,可识可读可厘定的约2400个。从海内外甲骨藏品的家底摸查,到编著集成性文献《甲骨文合集》,再到构建数字化甲骨文字库……近年来,殷墟甲骨正得到更为全面精细的整理与研究。

“在世界文明史上,几大古老文明都曾创造过自己的文字。然而历经千年,苏美尔楔形文字、古埃及象形文字等,与它们所代表的文明一样,都被历史的长河无情湮没,而唯有汉字与伟大的中华文明,经久不衰,生生不息。”中国文字学会会长黄德宽表示,甲骨文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之后,更重要的是继续做好甲骨文研究、破解古文字难题,做到“绝学”不绝,“冷门”不冷,让古老的汉字为新时代增强文化自信注入力量。

做好甲骨文的整理、研究与保护工作是文物工作者的时代担当。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说,故宫博物院收藏甲骨约23000片,数量位居世界第三。故宫对这些院藏甲骨已经展开了专门的保护与整理研究工作。甲骨文的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将进一步加强各甲骨收藏和研究单位的协同合作,也为今后面向国内各界及国际社会的甲骨文宣教和推广打下坚实基础。

让甲骨文从书斋走向大众,从“绝学”变为“显学”,还要在普及上下功夫。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说:“通过组织名家撰写甲骨文科普读物和教育读物,博物馆举办甲骨文专题展览,图书馆举办名家讲座等喜闻乐见的形式,对甲骨文知识进行推广,尤其是在青少年中进行宣传普及,这样才能更大地激发民众关注甲骨文的热情,推动甲骨文焕发生机、代有传人。”

“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夏鼐先生曾说过‘安阳殷墟有三宝——甲骨文、青铜器、都城遗址’,这是从文明的产生与发展进程的角度,高度评价甲骨文的价值和意义。”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说。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甲骨学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宋镇豪介绍,甲骨文堪与西亚两河流域发现的距今5500年左右的泥版楔形文字、北非尼罗河口发现的距今5000年前的古埃及碑铭体圣书文字及后来衍变出的纸草僧侣草体文字、公元前2000年前后的古印度印章文字、美洲民族公元初期发明的玛雅文字等交相辉映,是世界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五大古典文字。

“甲骨文属于公元前14至公元前11世纪殷商王都内王室及贵族人群的占卜刻辞与记事刻辞,也是中国最早的成文古文字文献遗产。刻辞载体主要是牛肩胛骨和龟甲,也包括其他动物的骨骼。其内容为研究中国源远流长的灿烂文明史和早期国家与人文社会传承形态,提供了独特而真实可贵的第一手史料。”宋镇豪说,“是寻绎中国思想之渊薮、考察中国传统文化之由来、特质、品格与演绎渊源的最真实的素材。”

甲骨文是汉字的鼻祖

宋镇豪认为,甲骨文是汉字的鼻祖,是研究汉字原初构形与汉语言语法最早形态的重要素材。甲骨文的字体构形和文辞体式,与当今的汉字及现代汉语语法结构一脉相承。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林沄以“璞”字为例解释说,“从这个字的刻写形态看,像巨岩上长满了石林,巨岩下是双手持握工具挖凿玉石。从中可以了解当时采矿的情景,是非常客观的史料。”

在宋镇豪看来,早在3000多年前已经有一个比较健全成熟的、自成体系的语言、词汇、句法和语法系统。现代汉语语法中的名词、代词、动词、介词、数词、某些量词等,在甲骨文中已经基本具备。

“此外,甲骨文内部有比较统一的语音系统,它构成中国秦汉以后汉藏语系的重要源头。由于甲骨文的发现,使汉语言学的原初形态和汉语语法的早期特点已经由很难讲清变得可资精细研讨。”宋镇豪说,“值得一提的是,甲骨文书体造型与行文走向具有的高起点、合规度、具变宜的书学要素,先声正源而导流后世书艺。其刀笔、结体、章法三大要素,显出早熟性的特色,直接或间接影响着晚后书学的流变,成为中国书法艺术的滥觞。”

TAG标签: 王中
版权声明:本文由王中王算盘三期必开奖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汉字鼻祖,离我们并不远